我们缺少的“运动”

很多人喜欢和我讨论教育,他们最考虑的是教育投入的产出,分数,名校,然后找一份高薪的工作。

很多人喜欢和我讨论治理,他们最考虑的是治理的效果、收入、利润,以及如何让员工努力工作。

当我遇到这样的工具时,我喜欢和他们谈论体育,而不是谈论康健,不谈论结果,不谈论冠军,谈论体育和事物之间的关系。

事情似乎是每个人不可或缺的“运动”。每个老板都希望自己的员工做好事,大家都知道自己需要东西,即使家里装满了钱,他也会继续这样做。但在现实生活中,似乎很多人都不喜欢东西,即使是教育投入产出比最高的,分数高、名校高、薪水高的人,也不会喜欢东西、讨厌东西。为什么?我认为大多数人还没有准备好接受“事情”。在进入“事情”运动之前,每个人都需要一些其他的运动履历。这项运动就是运动。

我们缺少的“体育”

体育仍然不是最基本的运动。从出生到(工作)运动阶段之前,人要经历三个运动阶段:玩耍(Play)、游戏(Game)和运动(Sports)。

每个人生来就是要玩耍的,这是一种本能,是一种漫无目的的、不规律的运动。“漫无目的”和“不规范”是这项运动的最大特点。

游戏和游戏的重要区别在于有“目标”和“规则”。而游戏的目的就是让参赛者开始了解“目的”和“规则”。然而,在现实生活中,很多人会认为游戏的目的是“赢”或“赢”。其实并非如此,很多比赛都不是以比赛为目的的,比如踢毽子,初衷不是让毽子落地,规则是不能碰毽子。这个游戏可以是一个人玩的,也可以是一群人玩的。但是,很多时候,我们为了竞争,修改了原来的“游戏”规则,增加了“竞争”规则。而且当我们在玩的时候,我们开始认为踢毽子是一种比赛,甚至认为所有的比赛都是比赛。直到我发现公园里的叔叔阿姨们踢毽子,他们追求的工具造就了踢球的风格、配合、技巧和优雅,我才欣喜若狂。绕了很久,终于把早该讲清楚的原则讲清楚了,但不知何故,这样的喜悦总让我觉得有些“沉甸甸”。

通过玩耍和游戏,我们准备进入“运动”。那么,什么是体育呢?德国科隆体育学院创始人、被誉为最伟大的体育教育家之一的卡尔·蒂姆(Carl Diem)在其代表作体育世界史的开篇就宣称:“所有的身体动作从一开始就是仪式性的。”事实上,有足够的证据支持他的观点,在原始社会,跑步、跳高、投掷、摔跤,甚至打球都是宗教仪式或庆祝活动的一部分。用一位学者的话说,“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是神圣的,在神圣的节日和神圣的地方举行,运动会是为了表示对上帝的敬意而举行的宗教运动。”那些人来参加运动会是为了服侍上帝,他们的赞美来自上帝。古代奥运会的泉水起源于宗教。“奥林匹亚运动会向宙斯(宙斯)致敬,科林斯地峡运动会纪念波塞冬(Poseidon),而阿波罗(Apollo)则受到来自德尔斐和尼米亚的跑步者和摔跤手的崇拜。

在古希腊,所有与运动有关的因素,如运动的时间和地点,都是神圣的。例如,奥运会的最后一天必须是一个宗教仪式,包括一个隆重的感谢神灵的仪式。希腊的许多名人也有参加奥运会的简历。苏格拉底参加了地峡运动会;柏拉图年轻时是一名摔跤运动员,在皮提亚运动会、尼米亚运动会和地峡运动会上获得了许多奖项。

总之,体育是神圣的,从它兴起的那一刻起,就与对精神的追求息息相关,而对精神的追求是《体育》的最大特征。这也是为什么奥运会始终坚持“业余原则”,不让专业运动员参赛的原因。因为与职业运动员谋生谋利的想法相比,业余运动员从事体育运动的想法更多的是精神追求,也符合“更高、更快、更强”的奥运精神。这一原则一直保持到1988年汉城奥运会,当时职业运动员首次获准进入奥运会。未来,体育会越来越世俗,离精神越来越远。

我们终于可以回来谈谈“事情”了。事实上,正是我们从“体育”中获得的精神支撑着“物”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?请允许我引用美国企业家和作家戴夫·福尔克(Dave Fulk)的一篇文章。作为一名父亲,他向朋友们解释了为什么他会花这么多钱在孩子身上学习各种运动。

我的朋友问我,“你为什么为你的孩子花这么多钱在体育上?”那么我想承认一件事,我不是基于把钱花在儿童运动上的。就我而言,我甚至没有考虑过我的孩子参加什么运动。那么,我到底把钱花在哪里了?

我花钱让孩子去体育馆或健身房,而不是呆在电子屏前;

我花钱让孩子学会照顾自己的身体;

我花钱让孩子学会设定目标并努力实现目标;

我花钱让孩子学习专注、敬业和纪律。

我花钱让孩子学会与人合作,做一个好队员,做到不骄不败地取胜;

我花钱让孩子学会尊重裁判员、教练、其他运动员和我自己;

孩子放学回家累得训练不起来的日子,我花钱还是去了。

我把钱花在孩子筋疲力尽想要放弃但最终坚持的时刻;

当我的孩子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时,我面临挫折。我花钱一次又一次地竭尽全力想要卷土重来;

我花钱让我的孩子清楚地需要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努力和训练才能赢得冠军,而不是一夜之间。

我为我的孩子对小成就的理解感到自豪,我会把钱花在长期目标上;

我会把钱花在我的孩子有机会或将有机会结交终身最好的朋友上,以及当他们对生活有美好的回忆的时候。在我对自己的成就感到自满的同时花钱。

我可以说出更多的地方花钱,但简而言之,我不会在体育上花钱。我的钱花在伴随运动上,以培养孩子们终身的性格。从我现在检查过的情况来看,我认为这笔钱花得值!

我不能再同意戴夫·福尔克先生的意见了。正是体育运动带给我们的上述“精神”。

也许对人类来说最重要的运动是体育,尽管我说的是最初神圣的、非功利性的“体育”,而不是现在日益世俗的“体育”。

让我们的事情和生活越来越“运动”!

总策划/赵梅

编辑/我们领读集团

排版/CK

魔兽世界手游 2020-09-21 88